• TWKAA

《葡璞Vol.12》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台灣特色舞者專訪 AJ老師(上)

Updated: Dec 26, 2019


「不斷進化,進化到最後我要所有人都知道我……

我的理念就是這麼簡單。」

- AJ老師


2015年,AJ老師和小P老師從日本回來之後,將他們的雙人團名字改為EvoLegend,宣示了兩人的理念,並繼續朝向未來邁進。今年,AJ老師終於達成了他心目中的重要人生里程碑:在OBS(即Ocean Battle Session)拿下了冠軍。


AJ老師與小P老師(右)組成的兩人團EvoLegend。

(取自EvoLegend粉絲專頁)


自2010年開始,就時常能在國內外各種battle的場合見到老師出沒,影片中的老師持續有著新的突破,也在各個階段都有不同的個人特色。究竟battle在老師心中,是怎麼樣的形狀?是什麼原因讓老師持續做著這件事?

在失敗中不斷進化


AJ老師說,自己的進化來自於不斷地在別人身上找尋自己想看的優點,將它們取出,並透過練習將之轉化為自己的樣子。而battle的場合就恰好為老師提供了試煉,也是老師進步的泉源;一方面在battle場上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舞者用舞蹈交流,那是吸收別人好的優點的好機會,一方面檢驗著老師的個人信念:


「我的個性啊,我很不服輸啊,我不喜歡輸的感覺。」

- AJ老師


時時刻刻都反思自己的不足,並努力找到方法改進,這大概就是老師進步神速的原因。有些舞者練了很久,仍然對自己想要成為的樣子充滿迷惘。透過battle與cypher的交流分享,也許就能夠直接找到自己的方向。


「你用你的努力或強大證明,那我會respect,

但我不會因此覺得我就是永遠輸了,

對我來說我輸這一次我只是讓我下一次更能超越現在,

因為當我輸了我就會去想我要如何做得更好。」

- AJ老師


(取自AJ老師)


「我要讓自己成為很紮實的存在。」


持續在battle場上的鍛鍊,也使老師體悟到了很多事。人生就是不斷在失敗中成長的,「拿了一個冠軍之後還是會輸,但輸也可以輸得很帥」。透過追求與對手全力過招的機會,持續在失敗與成功間來回,老師漸漸累積起實力與名聲。2016年時,老師成為台灣第一個被請去法國當battle guest的hip hop舞者。


「你有沒有做到自己滿意,

你有沒有持續在思考你要怎麼去做,達到自己想要的樣子或目標,

那才是一個我心目中我覺得最屌。

因為比賽只是個game。」

- AJ老師


老師是台灣第一位受邀去法國當battle guest的hip hop舞者。

(取自Battle Bad)


「你真的喜歡一件事,你一定會為它做到一個極致啊!」


極致,大概是不斷貫串整個訪談的一個重點。


練舞的第二年,老師就因為練習勤奮,而在「IBT」(It’s Battle Time,由開南大學舉辦)和「玄清交」(由玄奘、清華、交通大學熱舞社合辦)打出了自己的成名之戰,兩場賽事都拿下了冠軍。在當時,這兩個比賽的規模都不小,而且是會有線上老師參加的。於是,AJ老師在短短的時間內就在Mix Tempo有了教課的機會。


IBT Battle宣傳海報。(取自IBT)


老師自己解釋,「我就是一個很簡單的人,跳舞之後,基本上我都沒有在管其他事情,我就是專注地做這件事情」。另外,關於老師的人生歷程和哲學,在另外一篇專訪中有更詳盡的說明。


推荐閱讀:每天都是一種練習:台灣特色舞者專訪 AJ老師(下)

生活上的困難與夢想的拉扯,也曾經是老師巨大的壓力。在家中排行長子,家裡也曾負債過,父親去世後,為了不想增加經濟上的負擔,老師只好一次又一次把自己逼到懸崖邊,不斷地擴張自己的極限。


「你有很多的壓力在身上,

你要去做你最愛的事,但這個壓力就在你背後……

如果不把自己的動力提到最高,其實好像也沒辦法壓過這些壓力。」

- AJ老師


老師在Battle Bad比賽現場。(取自Battle Bad)


請專注在此時此刻


提到現在街舞圈流行的battle,老師的一番話將筆者拉回現實:「有時候評審的主觀性太重會扼殺你原本的可能性,不一定評審講的都是對的,我講的意見我也不覺得全部都是對的。有時候只是我當下的想法,其實有些時候你已經知道自己還缺什麼,只差在你需要更有自信去面對。」


手裡振筆疾書,心裡思忖著老師的話。人生中,我們有多少個當下能夠清楚確認自己正在卯足全力地面對眼前?


(取自AJ老師)


「我這邊講的有些是個人觀點,你要不要承認我都不care,沒有對錯。

我講的不是對的,但也不是錯的,

是在我心中現在這個moment我覺得對的,

搞不好下一個moment我會變。」

- AJ老師


老師笑說,也許幾年後會需要修正這篇專訪一些的內容,又也許他會講出與今日採訪完全不同的回答。這篇專訪唯一能夠確認的是,AJ老師曾經這樣思考過。對未來可以有一個目標,但也許它會限制住前進的方向;一直看過去,想得太多也有可能會絆住自己。老師舉了自己作為例子:


「有一陣子我也常看自己以前的比賽影片,

後來遇到一樣的歌反而跳不出來,因為想太多……

不如就把握現在,現在的想法、現在的心情。」


攝影/劉玨妤


尾聲 - 「你就是覺得它順」


無意中問到了老師名字的由來,「我覺得它念起來就是我的名字。」在筆者與老師的對談間,只覺得AJ老師身為一個一生在追求極致的人,名字似乎該要有個特別的故事,結果答案反倒出人意料地簡單:「並不是所有事情都要很有意義它才能當你的名字,有的時候你就是覺得它很順眼,它念起來很帥,就是這樣。你就是覺得它順。」


(取自AJ老師)


在旁人眼中是透過極端嚴苛的持志不懈,不斷地把自己逼向懸崖的邊緣;AJ老師所追求的境界,可能就是在由更高的高度望出去才能看見的自由。這個自由現在雖然處在稜線的尖端上,卻是在老師經歷過無數失敗的腳下予取予求,相形之下就顯得已經站了太多人的山腳下太過擁擠。


無論如何,這可能也算是屬於AJ Style的灑脫吧,「以前我還會想,唉,其實好像沒什麼意義欸,我好像要硬掰一個,但我後來就覺得AJ念起來帥啊,我覺得它念起來就是我的名字啊。」


推薦閱讀:


《葡璞Vol.12》每天都是一種練習:台灣特色舞者專訪 AJ老師(下)

https://reurl.cc/zyjymk

© 2016 by Taiwan Kinetic Art Association TEL:+886-2-2747-9321  FAX:+886-2-2747-9320, Made By Choic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