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WKAA

《葡璞Vol.12》每天都是一種練習:台灣特色舞者專訪 AJ老師(下)

Updated: Dec 26, 2019


「我就是一個很簡單的人,

跳舞之後,基本上我都沒有在管其他事情,

我就是專注的做這件事情。」

- AJ老師


比起多數舞者或目前線上的其他老師,AJ老師在起步上晚了很多。雖然高中時期就看過breaking,也一直很嚮往,但因高中被禁止參加社團,此後直到大二下轉學回到桃園,才加入了在台灣breaking界知名的開南大學熱舞社(KNUD)。


之後老師受到電影《Stomp the Yard》的震撼而練習過Krump,但因為找不到Krump舞風的老師學習,一直都是看影片自學。也許是自學的關係,在不得要領的情況下,練到自己身體逐漸負荷不了。因緣際會,老師看到了日本大阪知名舞團Electric Trouble的影片,才在大三那年開始了他的hip hop之路。


《Stomp the Yard》劇照。影像/Rainforest Films(取自Prime Video)


學習Hip Hop的初期,老師受到Electric Trouble的Yokoi老師影響最深。那時候Yokoi老師跳的東西對老師而言比較像是現在偏舞感的urban,所以在那個時期AJ老師練習wave、king tut、身體控制比較多。由於跳了hip hop的關係,老師也開始去Mix Tempo找小P老師和展碩老師上課。


Electronic Trouble。(取自嘻哈之城)


從學生轉變為老師


回憶起在Mix Tempo教課的時光,老師還是很感謝當初小P老師給他這個機會。AJ老師說,從跳自己的到變成要對這個文化和學生負責,他每次都會花很多時間備課。一堂一小時半的課,他甚至會自己挑選適合的歌一首一首剪輯成一小時半的set,好讓學生依音樂的類別做不同的練習。老師的用心漸漸地吸引了許多學生,也有了越來越多的教課機會。


「我知道機會得來不易。」


教課之外,老師也開始了他的奮鬥人生。在MT練了一陣子之後,老師組了人生中第一個比較正式的團Relax,其中也包括了玉龍老師。當時老師們時常一起去台北上課進修,也參加了Elite Force當時來台灣舉辦的workshop。


Elite Force來自紐約,是今日Hip Hop舞蹈的始祖。(取自嘻哈之城)


因為Elite Force上課的內容會依排舞狀況甄選,為了要從一、兩百人選出十幾人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即使老師們每天在中壢和台北間騎機車來回,回到中壢時已經很晚了,仍舊會在中原大學練習排舞。這段時期的努力,讓老師在音樂性這方面有了很大的提升


在當兵期間,AJ老師對跳舞仍是念茲在茲。一場由Electric Trouble的Dominique老師評判的battle中,因為老師拿到了冠軍而與這個日本老師開始產生連結。與Dominique老師交流後,發現彼此喜歡的東西很類似,也因此學到了新的技巧。在這個階段,老師的跳法就由一開始比較wave的方式和從Elite Force身上學到的比較律動的方式,開始變得比較多細碎的身體控制。



Electric Trouble中對老師影響較深的成員Yokoi(左)和Dominique(右)。

(取自嘻哈之城)


在Dominique老師之後,AJ老師接觸到了日本的D’oam舞團(同時也是小P老師和展碩老師的老師們),和歐美舞者Dedson、Niako、Icee、JR Boogaloo、E-Joe等人,從他們身上分別學到了groove、ground move和更多新的觀念。尤其是Icee老師,老師形容他是一個「對跳舞成痴的男人」:兩人不論在任何地方遇到,都會一起cypher好幾個小時。


Icee老師。(取自Icee粉絲專頁)


透過感受不同的環境,讓AJ老師在日本看到更扎實的基礎功、在歐洲看到了無限的想像力、在美國看到了跳舞的自在與奔放,而台灣有很棒的感受力。「各有各的好,有這些元素才有辦法跳出現在的我。」


「我很希望support下面的人,他們越厲害越好,我會越爽」


對於作為一個老師,AJ老師有著這樣的憧憬,在與他的對談間,筆者與老師的教學理念有很大的共鳴。


「當一個老師可以帶出那麼多厲害的舞者,

那你就知道這個老師到底有多厲害。」

- AJ老師


AJ老師與Dominique老師合影。(取自AJ老師)


AJ老師很希望學生可以超越自己!老師說自己以前看一些前輩舞者時,自己也會像個小粉絲一樣,但真的認真看待跳舞這件事之後就會發現,彼此間的視野和氣場會越來越像,彼此也才會產生交流讓彼此進步,不能永遠抱持著下看上的心態;把自己壓得太低對彼此的進步意義不大。


眼見為憑


老師平時也會觀察其他的舞者,但顯然不是只看到舞者們在舞台上光鮮亮麗的一面:


「當學生裡有出現一些厲害的人,

我會去觀察這個 dancer,通常都滿酷的。

他會不吝嗇,他會去分享自己的想法跟理念,會希望學生可以更好!」

- AJ老師


出國的次數多了之後,AJ老師看見了台灣與國外看待舞者不太一樣的地方。老師覺得「在國外cypher或party的時候大家很願意給你好的feedback和能量,會去欣賞你好的地方,這方面我想大家是可以多多學習的」。從某種層面來說,在國外跳舞很容易得到讚賞,而這也許導致了國外的舞者不論跳得好不好,都會很enjoy去嘗試的現象。每一次從國外回來,老師都看見了自己的渺小,「太渺小了,要再練,差太多」


老師今年前往澳洲開設巡迴workshop。(取自AJ老師)


身體力行


「當我想表達或證明一些事,我比較喜歡用身體力行的方式,

我想說服力會比較實在一點。」

- AJ老師


老師說,自己小的時候常常會想要做很多事,結果卻因為這樣反而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好。回想起來,老師很不喜歡當時的自己,也不喜歡自己總是找藉口。於是決定了,一旦確定了一件事就一定要默默堅持、做到最好,再等待自己的努力開花結果。這樣一旦到了要展現的時候,自己也才拿得出有點程度的東西。


攝影/ 劉玨妤


私底下,AJ老師平常也是不太po文、不太在網路上評論的人。「我不太喜歡講了一堆,但只做到一、兩點,而是要花更多時間去實踐。」為了還原到最real 的老師,以下就附上老師原汁原味的語錄,讓大家感受滿滿的AJ Style身體力行精神:


「我不喜歡藉口,我喜歡你要嘛就是直截了當,全力去付出完,

就算你失敗我也會respect你,但你成功我就會覺得,挖,你夠屌。」


(取自AJ老師)


在老師的分享中筆者獲益頗多。然而,重點還是要多去執行,很多事就是要親自做過了,自己才會覺得自己也有機會做得到,或是也才有機會知道自己身上缺乏了什麼。如果是懷疑自己做得對不對,那也要做了才會知道,因為永遠沒有絕對的答案。


「你是真的想要free嗎?還是只是想被束縛著?」


「希望大家可以再飢渴一點」,對於台灣新一代的舞者,老師有深深的期待。從他的角度看來,有太多舞者都缺乏了一點「想要把一件事情做到極致的衝勁」。跳舞當然可以很peace,但是與此同時也希望大家有多一點追求,人生嘛,總是需要有一點追求。


「跳舞要怎樣去改變你的人生、改變你的生活態度……

大家在生活上或許沒有辦法那麼做自己,

但你知道在跳舞的時候是可以完全放開手去做的,

如果這樣都無法放開手去做那就有點怪了,

你是真的想要free嗎?還是只是想被束縛著?」

- AJ老師


(取自AJ老師)


跳舞作為藝術的創作,大部分時候是沒有對錯的,因為它並沒有一個既定可以依循的形式。「好的舞者會知道自己要幹嘛……但現在懂得自己要幹嘛的人變成很特殊的人種。」老師提到,在Hip Hop文化中,表達自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老師以Hip Hop歌手為例,厲害的Hip Hop歌手就會知道如何清楚地表達立場,不論是不爽什麼、面臨什麼、看不慣什麼。所以一定要知道自己在幹嘛,想要追求什麼,然後身體力行,別讓自己停留在空想。


攝影/劉玨妤


「因為我相信我可以做到」


另一個想要給新一代舞者的建議,老師認為是自信。而沒有自信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缺乏對自己的思考與認識:


「大家都是在同個環境下成長,

但那些能夠脫穎而出的人,一定花了很多時間

思考自己、認識自己、磨練自己,

想要有自信,那你真的要付出很多努力,讓自己可以更自在的表達。」


對AJ老師而言,練習的過程中很少遇到低潮期,一方面是老師飽經挫折產生的情緒管理,知道負面對現實並沒有任何助益;而另一方面就是自信,「因為我相信我可以做到」


(取自AJ老師)


「以前在剛換跳法或玩的東西,

有時候都多少會聽到感覺沒有很跳舞,沒那麼自然的說法,

其實這需要時間去整理,

反覆的練習,練好了還要慢慢習慣跟音樂的結合,

這是需要時間經歷去驗證的。」


「當然也曾經也因爲這樣沒自信了一陣子,

但我還是相信可以找到一個出口,

還是不斷嘗試、不斷失敗,

最後找到感覺的那瞬間,你會對自己感到驕傲。」


「接下來每一次的嘗試對我來說是有趣又好玩的,

你不會在意大家是怎麼看,

因為當成功的時候,

這份開心只有自己最知道,這才是最重要的。」

- AJ老師


攝影/李金勳(取自AJ老師)


尾聲 - 每天都是一種練習


因為起步較晚,在練的同時別人也在進步,當然要盡全力縮短彼此間的差距。觀看老師從2010年到現在的跳舞影片,會發現老師每個時期跳的東西都很不一樣。


其實,對老師而言,每天都是一種練習。透過每天都專注在當下,在想要學習的事物上投入、練習、做到極致、內化成自己,再繼續去找到其他想要學習的事物。透過這樣的練習模式,老師認為這才是自己能夠超越前人的方式,也才是成就他現在身上有那麼多種風格的根本原因。


攝影/劉玨妤


「持續去做好的事,不斷累積自己的實力,

相信自己,機會到了就好好把握住,

peace & love!」

- AJ老師


推薦閱讀:


《葡璞Vol.12》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台灣特色舞者專訪 AJ老師(上)

https://reurl.cc/zyjymk


© 2016 by Taiwan Kinetic Art Association TEL:+886-2-2747-9321  FAX:+886-2-2747-9320, Made By Choic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