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nya Liang / Weting

台灣二連霸!霹靂舞團體ZERO FOUR奪亞洲舞極限Asian Battle Ground總冠軍🏆


蟬聯二連霸!台灣霹靂舞團體勇奪亞洲舞極限總冠軍!

Zero Four舞團成立於2009年,由一群台灣中部地區跳霹靂舞Breaking的舞蹈老師組成,以成為國際知名舞團做為創團理念。他們積極參與國內外各大街舞比賽、舞蹈演出,也在眾多舞團中嶄露頭角屢創佳績, 2013年曾拿下民視愛妮雅舞力全開年度總冠軍的殊榮,在各大演出中更是好評掌聲不斷,來自台中市的Zero Four就是今年勇奪「亞洲舞極限Asian Battle Ground」總冠軍的冠軍團體,助台灣完成二連霸。

ZERO FOUR 接受台灣動態藝術協會的專訪,分享這次準備比賽的經驗,一個跳Breaking的台灣街舞團體,是如何打敗來自12個亞洲國家的18多支強勁隊伍,拔得頭籌脫穎而出的呢?

Q1: Zero Four Dance Crew成軍8年,征戰過各種大大小小的比賽,這次在亞洲舞極限Asian BattleGround拿下冠軍,讓台灣完成二連霸,有沒有怎樣的感觸想和大家分享?過程中有沒有遇到什麼特別挫折或困難的地方呢?

A1:Zero Four成軍八年了,這一次參賽壓力真的很大,因為去年總冠軍是台灣拿下的,而我們是今年的台灣代表隊,絕對不可以落敗,我們的目標就是要拿第一,最後的Battle也要拿下總冠軍,這就是我們的使命。

照片取自民視新聞台YOUTUBE

Q2:這次Zero Four Dance Crew在亞洲舞極限Asian BattleGround的排舞以「人體竹蜻蜓」搶盡鋒頭,可以和大家分享這支作品的編排嗎?

A2:這次在亞洲舞極限的舞碼可以算是我們練過的,最複雜的舞碼。

我們把 Zero Four 自成軍以來練習過的舞步及組合技,經過討論篩選之後,編排在同一個舞碼裡,經過不斷地練習和磨合,包括成員的體能能否負荷、整體畫面的連貫性、舞碼的精彩度等,當然也做了些比較特殊的高難度技巧去創造話題(例如人體竹蜻蜓),我們找到最合適的呈現方式,才能夠在亞洲舞極限的舞台上有最好的呈現,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比賽,必須要全力去做的。

照片取自Zero Four Dance Crew粉絲專頁

Q3: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Zero Four Dance Crew成軍的經歷嗎?

A3:我們用最簡單也最容易識別的方式取這個團名會叫「Zero Four」是因為我們在台中成軍,而台中的電話區碼是 04,就這麼簡單。

我們團體的成員大部分來自學生,原因是希望保有這個團體最純粹、最團結的原則。當一個團體有太多的個人想法的時候,想要往前走的力量就會被拉扯,從學生帶起可以從一開始就凝聚一起向前的力量,不會有有太多的個人想法去左右了這個團體,所以一直以來,我們都用這樣的方式延續我們的團隊精神,一直為了這個團體努力著。

照片取自Zero Four Dance Crew粉絲專頁

Q4:Zero Four Dance Crew戰績輝煌,在Bboy屆已是老前輩一般的存在,除了紮實的基礎,在Breaking排舞上更是有很多的經驗作品累積,能否和大家分享平時個人和團體排舞的菜單呢?

A4:原則上平常的練習還是最重要的,有紮實的基礎才能排出複雜的組合技以及高難度的招式動作,絕對沒有誰比較厲害就可以減少練習這種事。如果你覺得自己夠厲害了,平常的練習鬆散了,那相對的,其他隊員也會是鬆散的,那整個團體平均程度就不會一起提升,而會一個接著一個的怠惰。

平時的練習第一個階段「熱身」是必備的,再來開始第二階段的「自我練習」,練習自己的基本功還有自己的招式,第三個階段才會到「排舞練習」,最後以「集體收操」把體力推到最極限,最重要的,還是自我練習的階段,只有你自己知道你的極限跟弱點在哪裡。

照片取自Zero Four Dance Crew微博專頁

Q5:代表台灣參加國外的排舞比賽,認為這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嗎?會不會鼓勵學生多參與國內外賽事呢?為什麼?

A5:對我們而言,代表台灣參加國外的比賽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也是對自己團體的磨練,但相對來說,國內的排舞比賽我們也不會缺席,這是一種傳承的方式,讓大家知道有這麼一個地板團體在街舞圈裡打拼著。我們會告訴自己學生,讓他們盡量的參與國內外的賽事,才能讓自己的舞蹈經歷更加豐富、臨場反應更好,未來的發展性也能更寬廣。

照片取自Zero Four Dance Crew粉絲專頁

Q6:參與了這次亞洲舞極限的比賽,有什麼經驗想要和台灣的BBoy或BGirl特別分享的嗎?

A6:這次參與的每個國家代表隊排舞都有一定的水準,所有的參賽團體裡,只有我們是跳地板(Breaking)的團體,這是我們的優勢,但也是我們最致命的缺點。舞感上的欠缺導致我們在排舞賽上只能以第四名的成績入圍最後的決賽,這也是在比賽當中我們被警醒,也是我們一直以來都沒有注重的部分。

跳Breaking的人比較不喜歡排舞比賽,原因是本身欠缺舞感,不擅長這個領域的發揮,但這也導致台灣舞者在參加Breaking的排舞賽事,舞碼看起來就會比較死板,這同時也是這次參賽我們不足的地方,也是給台灣BBoy 及BGirl的一個建議。

照片取自Zero Four Dance Crew粉絲專頁

Q7:有什麼話想對Breaking懷有熱忱的學生說的嗎?

A7:台灣的bboy程度已經可以跟國外選手一拼高下,但有一個很大的缺點:總是流行什麼就跳什麼,無法展現自己的風格。這跟我剛開始跳舞以及現在國外選手的方式有很大的落差,希望台灣的B boy要堅持初衷,不要被時事或是流行趨勢帶走。

把自己的想法堅持下去,有一天在舞台上發光的不是別人,一定是你。

照片取自Zero Four Dance Crew粉絲專頁

Editor:Anya Liang、王薇婷

Zero Four Dance Crew 粉絲專頁

民視新聞台報導

s://www.youtu

#Dance

541 views

© 2016 by Taiwan Kinetic Art Association TEL:+886-2-2747-9321  FAX:+886-2-2747-9320, Made By Choiceme